当前位置:小说> 书库> 薇薇不微微

薇薇不微微

来源:网络

状态:连载中

作者:佚名

主角:

微信阅读


精彩内容阅读

我被爸妈送进了女德书院,原因是我的未婚夫不满意我。

被接回家那天,我恭恭敬敬地朝未婚夫鞠躬行礼。

他却不满意地皱眉:「你怎么与我这样生分了?」

我连忙跪下跟他道歉,求他不要生气,怎么惩罚我都可以。

他沉默地看了我很久,也跪下扶我起来,眼中有泪滴划过。

我不明白。

明明我已经被培养成他喜欢的样子了,他为什么会那么难过?

我跪坐在地上看着岑行舟,心里疑惑极了。

他为什么要哭?

是因为我做得不够好吗?

我匍匐在地上朝他磕了三个头,用力的声音让木地板砰砰作响。

头上的疼痛感让我意识到,自己的额头一定红肿不堪。

但我不在乎,只想快些让岑行舟原谅我。

「对不起夫君大人,贱妾知错了!」

我把头贴在地上,大声重复了三遍这句话。

在女德书院的时候,如果我们犯了错没有及时道歉,就会被教导先生狠狠地责罚。

根据犯错的严重程度,从举着板子罚跪,到被扒光衣服吊在院子里,书院制定了一系列严格又惨无人道的惩罚方式。

我刚去的时候不服管教,可以说我身上有书院所有惩罚方式的痕迹。

回到家后岑行舟还没有跟我亲热,不然他一定能看见***衣服后的我,身体是多么的丑陋不堪。

烟头的烫伤、鞭子抽打的裂口、木板敲打留下的青紫……以及我以后要穿的纸尿裤。

没错,在书院待的这一年里,我因为他们的殴打和虐待,留下了尿失禁的毛病。

岑行舟想把我扶起来,却发现我上半身紧紧地贴在地上,身子微微颤抖。

这是我在女德书院养成的习惯了。

当我用这种姿态面对教导先生时,就意味着我又要遭受一顿逃脱不了的皮肉之苦。

我的身体在战栗,为即将到来的,未知的恐惧。

意识到我的反常,岑行舟不再温柔地劝告我,而是大力地一把将我提起来。

拉着我的头发,让我抬头直视他的眼睛。

「你在女德书院一直是这么过来的吗?」

明明是不温柔的、那么粗鲁的动作,可他的语气却小心翼翼,让我感觉他要碎掉了。

您的位置 : 小说> 小说库> 薇薇不微微
返回顶部